听澜一边拎着电脑在玄关换鞋,一边回答他的问题

:“那个城中村的事,昨天谈话的几户人家闹到顾氏集团去了,他们地产团队的人给我电话让我赶紧过去。”

“等我一下,我陪你去。”卓禹安还穿着睡衣,打算去换套衣服陪她出门。

“不用,你一会儿要送孩子们去上学。顾阮东也赶过去了,有他在,出不了事。”

听到顾阮东也在,卓禹安便放心了,另外家里还有两位小朋友,不可能把他们单独留在家里,所以好像确实无法陪她去。

“那你注意安全!”

卓禹安送她到电梯口,等电梯来时,舒听澜转身,双手挂在他的脖子上踮起脚尖,主动吻了他一下,说:“放心。”

然后松开他,进入电梯。

卓禹安忽然产生一种,自己是家庭妇男,来送赚钱养家的妻子出门去上班的感觉。想到这,不由笑了,不得不说,这种感觉还是挺好的,看来他真要考虑提前退休的事,谁让他遇到一个比他对工作还上心的老婆?

舒听澜开车上路,因为还不是早高峰,所以路上不堵,不到半个小时就到顾氏集团了,她下车的时候,见到顾阮东也正好下车,看他的黑衬衫背后有几个褶皱,大概是昨晚没回家吧。

两人也没交流,都大步朝顾氏集团走去。

舒听澜来的路上,一直在反复想昨天跟陈姓两户人家的谈话内容,除了后来为了能让她们安静下来听她说

话,她的嗓音提高之外,并没有说一些不合规的话,她一向很谨慎的。当然,最后离开时,说的不排除顾氏会绕过这块地进行开发的话,也无错,因为只是说不排除。

没想到就因为这句话被她们拿来大做文章了。

果然,陈姓两户人家还有几位别的邻居,大概十几人,一看到舒听澜来,情绪一下就激动起来了,从地上蹭一下爬起来,指着她骂

:“就是她,就是她威胁我们,说如果不签字,顾氏到时候给我们断水断电,逼我们走,有或者直接绕过我们几栋房屋,旁边盖上高楼大厦,让我们几栋房屋暗无天日住不了,到时候既拿不到赔偿也没地方住。你说你这个律师,长得漂漂亮亮的,怎么心肠这么歹毒的?”

舒听澜一句“不排除”被他们添油加醋,解读成这样,直接把她专业的形象给毁了。

好在她说的每句话,都是有录音为证的。

顾阮东连正眼都没看一眼这些人,而是站在一旁,听地产团队的人解释眼前的情况,他目光冷冽但站姿又有点痞痞的,那些人也只敢捡着软柿子捏,揪着舒听澜的话不放,但看都不敢看顾阮东,更别说朝他闹了。

舒听澜此时并不想跟她们纠结这句话,当下要解决的是把她们带走,不能影响顾氏集团的声誉,这么闹,马上要到上班的时间了,影响恶劣。她是顾氏的代表律师,维护顾氏集团的形象,是

她目前最需要做的。

所以往前站了几步,说到:“我理解大家的心情,但这么闹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你们找出一位代表来,我们去会议室沟通可以吗?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