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章这算什么事

“谁丑谁着急呗,切。”

郎廷学冲秦菁月竖起中指,不甘示弱说道。

“王八蛋,你找死。”

秦菁月被郎廷学的一再挑衅给彻底激怒了,当即弓步弯腰,扎马挥拳,重重一拳砸向郎廷学的肚子。

虽然秦菁月的身手远不及戈志远,但却也不是郎廷学能对抗得了的,就凭他那点小身板,若被秦菁月含怒一拳击中,轻则痛过半死,重则脏腑受伤。

戈志远赶紧一步跨出,挡住郎廷学面前,任由秦菁月重重一拳砸在他的肚子上。

“砰。”

戈志远面不改色的抗下秦菁月的重拳,而后微笑说道,“我兄弟确实口无遮拦,还请秦队长多多包涵。”

“让开。”

秦菁月死死紧盯着戈志远,余怒未消道,“我今天非要教训一下这个口无遮拦的混账纨绔东西不可。”

“我兄弟的性格确实有点狂,但他绝对不是纨绔。”

戈志远紧盯着秦菁月,正色说道。

如果秦郎联姻已成,他们要打死打活,那都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,戈志远绝对不会出面。

但现在,秦郎联姻还八字没有一撇,他自然不能让秦菁月轻看自己的兄弟。

“他不是纨绔,呵呵。”

秦菁月冷笑说道,“那是因为你在部队呆的太久了,根本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。”

秦菁月有此误会,倒也不能怪她。

秦家并非皇都本土家族,而是其他战区的人。

五年前,秦拥军才调任皇都,执掌御林军。

又两年后,她爷爷秦拥东才调任皇都军区任职,而那时,秦菁月已经大学毕业,仅仅只在皇都呆了几天时间,就火速赶赴东海任职了。

要案组工作繁重,这三年,秦菁月都很少回皇都,偶尔回去一趟也是来去匆匆。

因此,秦家虽然已经在皇都扎根,但秦菁月跟皇都圈子的人却鲜有交集,就更谈不上了解。

要不然,她就不会不认识赵永虎和郎廷学等人,更不会如此误会和轻看郎廷学。

“我在部队的这六年,确实很少跟外界联系,但小狼是从小跟我一起玩大的兄弟,我对他比你了解更多,他只是不愿意从政而已,并非就是纨绔。”

戈志远看着秦菁月,再次强调说道。

“臭娘们,你还真敢下死手呀?”

但不等秦菁月开口,郎廷学却就怒不可遏说道。

他太了解戈志远了,如果不是那一拳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,戈志远是不会出面干涉的。

“我就下死手了,怎么地吧?”

秦菁月撇了撇嘴,一脸不屑说道,“像你们这种仗着家世,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废物,就该有人好好教训你们,你要不服气,大可向郎元老哭诉,也可以仗着家世去要案组找我的麻烦。”

“你不用故意激老子,就凭你这烂脾气,别说你长得又老又丑,就算你貌比天仙,老子也不会对你有半点兴趣。”

郎廷学也忍不住一脸冷笑说道。

“王八蛋,你再骂一句试试?”

秦菁月重重拍着桌子,愤怒说道,“就凭你这种废物,别说你老子只是新晋的元老,就算你老子是金字塔顶的大佬,老娘也不会嫁给你。”

“你怕是还没睡醒吧?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,就凭你这幅尊容,那些站在金字塔顶大佬家的公子哥会看上你?”

郎廷学毫不示弱,反唇相讥道。

“你......”

“行了,都少说两句吧。”

戈志远摇了摇头,无奈说道,“从本质上来说,我们是同一类人,都不愿意盲目服从家族安排,所以,秦队长才会离开皇都,来东海当警察,希望凭自己的本事干出一番事业......”

“别把我跟这种纨绔相提并论。”

秦菁月抬起右手,打断戈志远,很恨说道。

“远哥,你怎么能把自己的兄弟跟这种母老虎一概而论呢。”

郎廷学也一脸不满说道。

“行了。”

戈志远抬起右手,阻止两人,无奈说道,“对你们的联姻,我无权发表意见,但你们一个是我的好兄弟,一个是我的朋友,能不能各自少说两句,别让我夹在中间为难?”

“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可以不为难这个纨绔废物,但是......”

秦菁月又紧盯着郎廷学,一字一句说道,“但你这个废物给我记住了,我喜欢的男人必须是个盖世英雄,你最好趁早死了联姻之心,我就算死,也不会嫁给你这种废物。”

“臭娘们,看在远哥的面子上,老子就不跟你计较了,但你也给老子记好了,老子宁愿终生有问题,也绝对不会娶你这种又老又丑的母老虎。”

郎廷学也紧盯着秦菁月,毫不示弱说道。

她不否认,秦菁月长得确实不错,但他心目中的妻子人选必须是小鸟依人,温柔贤惠,善解人意,深明大义的全职太太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