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真的是他

“当然是真的,我小时候直接就是个假小子,天天跟着那家伙,四处惹祸,还总是拿砖头拍人呢。”

闻清雪吐着香舌,一脸得意说道,“但黑锅都是他来背,谁让他比我大,又是男孩子呢,再加上他家钱多,讹他家能一讹一个准。”

原来如此!

闻清雪顿时放松多了,刮着梁琪琪的鼻子,打趣说道,“没想到呀,梁大校花还有这样的光荣历史。”

“那是必须的。”

梁琪琪胸膛一挺,得意洋洋说道。

但实际情况,哪如梁琪琪说的那么简单?

能在那个圈子里玩的,谁家会在乎戈家赔偿的那点小钱钱?

大家之所有把矛头对准戈家,其实是一种潜在的默契。

戈家是政商家族,可戈家的政都在戈家老太爷。

老太爷早已退居幕后二十多年,小孩子们的打打闹闹根本影响不到他。

而梁家却是当红政界家庭,虽然小孩子的小打小闹还不至于会影响粱成天和梁忠凡的前程,可影响终是不太好。

积少成多,还会引起不良后果。

如果粱成天和梁忠凡因此受到影响,他们肯定会全力反击。

那时的粱成天正处仕途巅峰,谁都不愿意因为小孩子的小打小闹而得罪这尊顶级大佬。

但人要脸树要皮,自家小孩被打伤了,总的有个说法才行,要不就显得太怂了。

于是乎,戈家便出面赔偿,给足对方面子了。

戈梁是世交,戈家不会在乎这点小钱钱。

反之亦然。

戈志远和梁琪琪被同龄人打伤了,同样也只会找对方身份不敏感的家族说事。

久而久之,圈子里的人直接就把梁琪琪打上了戈家的标签。

只要戈志远和梁琪琪一起出现,无论他们谁挑起的事端,也无论是谁打伤的人,都是戈家的责任。

哪怕是梁琪琪单独拍伤的人,大家也会说是戈志远指使梁琪琪干的,由戈家出面兜账。

“不说了,我先去洗澡了。”

梁琪琪突袭揪了一下闻清雪的耳朵,然后就赶紧钻进卧室。

直到这时,闻清雪才注意到酒柜上的白酒和茶叶。

“琪琪,你不是不喝白酒,也不喝茶吗?你家里这么会有这么多白酒,还有铁观音和大红袍。”

闻清雪走了过去,看了眼包装,惊诧说道,“85年黑酱珍藏款,市场价接超过十万一瓶,件包装保存得这么完整,可就更加罕见,价格也更高,这件酒保守估计价值八十万哟。”

闻君浩是白酒收藏爱好者,受爸爸的影响,闻清雪对各种酒的价格了如指掌。

梁琪琪拿着换洗的衣服和浴巾走出卧室,一眼就认出这件酒的来历。

“这是我爷爷珍藏的白酒呀,我爷爷一直都舍不得喝,说等我嫁人的时候,拿出来招待亲家人用,怎么都搬来我这里了?”

梁琪琪悄然浮上满脸疑惑之色。

闻清雪忍不住打趣说道,“不会是你爷爷给你找好了婆家,准备在你这里招待婆家人吧?”

“你爷爷才给你找好了婆家呢。”

梁琪琪翻了个白眼说道。

“那麻烦了,我爷爷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,等他帮我找婆家,我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。”

闻清雪装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,但脑海中却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了戈志远的身影。

梁琪琪也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,又跟闻清雪打闹一会后,她就大步走进卫生间,顿时就被洗手台多出的牙膏牙刷和毛巾吸引。

家里住了其他人?

梁琪琪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。

爷爷不跟她打招呼,就给她硬塞一个房客,这让她多少有点不舒服,感觉隐私被人侵犯了。

很明显,85年黑酱珍藏款,还有铁观音和大红袍,都是爷爷送给这个新房客的。

到底是何方神圣,才值得爷爷这样对待?

难道是......

梁琪琪也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初到东海的戈志远。

戈梁两家的交情,确实值得爷爷这么做!

难道我的那些衣物是那家伙帮我洗的?

回想起衣物的潮湿触感和芬芳香气,梁琪琪不禁面红耳赤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那些衣服明显都没有经过脱水处理,显然都是手工清洗的。

梁琪琪还清晰记得,因为吃过调理肠胃的中药,她的大姨妈受到影响,那天晚上突然就提前来了。

想到这些,梁琪琪的小脸更是红的如同充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