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二章为什么不能是老子

戈志远踹门的动静,让熊三和古睢明纷纷停止对轰,全都下意识扭过头,警惕盯着房门口。

“少爷。”

看到是戈志远,熊三就忍不住兴奋喊道。

“池昊阳,怎么是你?”

古睢明看着依旧带着面具的戈志远,气急败坏问道,“古家和金鼎宗无冤无仇,你为何要让手下突袭老夫?”

“杀。”

戈志远直接懒得废话,旋即飞身杀向古睢明。

“杀。”

熊三也迅速挥起铁拳,瞬间加入战圈。

“池昊阳!”

戈志远的举动,直接把古睢明气得脸色铁青。

但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。

“杀。”

古睢明赶紧强压着怒火,全力迎战戈志远和熊三。

接连两次施展天罡拳,戈志远已经是强弩之末了,但凭借着随心所欲的耍天绝学,以及他那貌似拼命三郎的打法,却直接把古睢明逼得手忙脚乱。

“杀!”

熊三终于抓到机会,一拳砸碎了古睢明的五脏六腑,让他死的不能再死。

戈志远也终于彻底坚持不住了,一屁股瘫坐在地面上,软的如同发过水的面条。

“少爷,你没事吧?”

熊三赶紧扶起戈志远,关切问道。

“我没事,你不用管我,先去把那两个女人打晕,然后去帮熊三和熊二,务必生擒活捉古睢业”

戈志远虚弱说道。

“是。”

熊三闪电般冲进卫生间,不容分说的打晕了两个女人,然后便激射出房间。

困兽犹斗,最是凶险。

因此,熊家三兄弟联手,想杀古睢业不难,但生擒活捉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“砰砰砰......”

四人的激烈碰撞声不断传来,但戈志远已经耗尽了全部元力,也只能虚弱靠在床边,耐心等待着最终结果了。

“杀!”

足足二十多分钟后,熊大才终于抓住机会,一拳轰碎了古睢业的右臂。

“啊......”

剧烈的疼痛,让古睢业的动作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,又被熊二抓住机会,狠狠拧断了左臂。

“咔嚓!”

与此同时,熊三的右脚也重重踹在了古睢业的膝盖上,将他的膝盖踹得粉碎。

古睢业反戈一击的危机就此解除,熊家三兄弟都不禁大大松了口气。

终于恢复了一些力气的戈志远,也缓步走出房间,远远大喝道,“快,毁掉他的丹田,踩碎他的腰椎,毁掉他的牙齿,别让他有自杀的机会。”

“是。”

熊二果断抬起右脚,一脚踏碎古睢业的丹田,然后又重重踩在他的腰椎上,捏碎了他的满口白牙。

“噗......”

连番打击,让古睢业终于彻底坚持不住了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,当场昏迷过去。

“带上这老东西去八楼。”

很快,戈志远等人便再次回到楼上包间。

“戈先生,都解决了吗?”

看到戈志远,关驼子就赶紧飞奔而出,焦急问道。

“这是唯一的活口。”

戈志远指着满身鲜血,凄惨无比的古睢业说道。

“那就好,那就好......”

关驼子不禁大大松了口气,一直高悬着的心,也终于落回到了胸腔中。

而就在这时,周希全也猛然掏出一柄钢刀,狠狠刺进了黄映富的胸膛。

“你......你......”

黄映富捂着胸口,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周希全。

“姓黄的,你真的以为,帮主和我不知道你背着我们做的那些事情吗?”

周希全又在黄映富的胸口上接连补了三刀,刀刀直插要害。

黄映富也仰面栽倒在地,双眼瞪得大大的,他至死都没想到,他会落得这种下场。

关驼子又看着戈志远,恭敬说道,“戈先生,六楼那二十名......”

“熊二,熊三。”

戈志远扭头看着熊二和熊三,喊道。

“是。”

熊二和熊三转身而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