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七章隋炳钺的回马枪

戈志远的沉默,让刘忠田的心顿时高悬起来。

如果戈志远不肯原谅他儿子,不肯帮他说话的话,那刘家就得继续承受司马轻盈的怒火。

刘忠田实在想象不出,那个高傲至极,强势无比的女人,又会怎样对付刘家。

稍有不慎,这便是灭顶之灾!

很快,刘忠田就忍不住弱弱喊道,“戈先生......”

“我会跟轻盈说的,刘董还有其他事情吗?”

戈志远收回思绪,微笑问道。

“没有了,谢谢戈先生。”

刘忠田高悬着的心总算重新落回到胸腔中,顿时狂喜过望,感激涕零说道。

“但我也要把丑话说在前,我可以让轻盈不再打压刘家,但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戈志远紧盯着刘忠田,正色说道,“琪琪根本不喜欢你儿子,让他以后别再缠着她,更不许他在公众场合抹黑琪琪,如果再有下次,那可就怪不得我了。”

“戈先生请放心,鄙人一定约束好那个孽障,让他再也不敢对梁小姐心存幻想,更不敢抹黑梁小姐,招惹戈先生。”

刘忠田赶紧拍着胸口,保证说道。

“如此最好,你先回去吧,至于你儿子大喊一百声“我是小杂种”的事情,也不用再履行了,我现在只想安安静静完成学业,不想搞得沸沸扬扬。”

戈志远看着刘忠田,平静说道。

“谢谢戈先生,这是鄙人的一点小心意,也是鄙人替犬子向戈先生和梁小姐赔罪的,还请戈先生笑纳。”

刘忠田赶紧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银行卡,双手拿好,毕恭毕敬递给戈志远。

“赔罪就不必了,只要刘董约束好你儿子,以后别再招惹我就行了。”

戈志远摆了摆手,完全没有半点接过银行卡的意思。

吃人嘴软,拿人手短。

如果他收下刘忠田的钱,但刘铭浩却继续找他的麻烦的话,他就没法再直接下狠手了。

堂堂戈家独孙,不缺这点钱,在没有搞清刘忠田的为人之前,他干嘛要给刘忠田留下后续哀求自己的机会?

......

直到晚上十点,酒会才终于结束。

随着宾客的陆续离开,整个大厅中又只剩着闻家父女,以及戈志远和梁琪琪等人,气氛再度变得微妙起来。

“闻董,时间也不早了,我先送琪琪他们回学校。”

戈志远稍稍有些尴尬的看了眼闻清雪,率先打破沉默。

“你们都喝了不少酒,还是别开车了,我让老何送你们回去。”

闻君浩客气说道。

“不用了,我就喝了几杯香槟而已,这点酒早就散掉了,就算遇上查酒驾也都吹不出来了。”

戈志远不假思索说道。

“那好吧,你们路上小心点。”

闻君浩也没有坚持,但却忍不住用余光扫视了眼闻清雪。

闻清雪的表情还算正常,可隐藏在眼眸深处的落寞,却瞒不过闻君浩的双眼,让他又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。

二十的年纪,是女孩子最好的青春时光,闻君浩并不反对,闻清雪在这花样年华拥有一段美好的爱情。

但在对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,却注定会是一种不幸。

他是真的很希望,闻清雪能尽快从这段还没真正开始的感情中走出来,跟戈志远成为朋友,而不是深陷感情旋涡,无法自拔。

否则,她真的有可能会遍体鳞伤,甚至都爱情感到绝望和恐惧。

又跟闻君浩客套几句后,戈志远就带着梁琪琪等人,匆匆离开闻家,直奔东海大学。

一路上,梁琪琪都在出神凝望着不断倒退的霓虹,情绪显得十分低落,也让车内的气氛显得很是压抑。

......

闻家,三楼书房。

闻清雪跟闻君浩对面而坐,情绪同样很低落,丝毫没有半点庆生的喜悦。

闻君浩给两人倒上热茶,无奈摇了摇头,直言不讳说道,“清雪,放弃吧,戈先生都已经订婚了,你们注定不会有结果的。”

闻清雪双手捧着茶杯,嘴角泛起一股苦涩。

就算戈志远没有跟司马轻盈订婚,那又能如何呢?

难道自己真能狠下心,跟梁琪琪二女争夫吗?

闻君浩深深看了眼闻清雪,也没有再继续多说什么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